动态信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动态信息

心,永远憧憬着未来——献给我的老师和校友

发布时间:2019-12-23 00:29:40 字号:【


编者按:

第三十个教师节即将到来,本报向读者推出年届七十的老教师竺惠明的报告文学《心,永远憧憬着未来》。此文写于1988年,是作者献给自己的老师蔡国黄先生的。

蔡老师在写给作者的一封信中说:我们都是平凡的教师,但是我们可以希望自己成为一名真诚的、心中有爱的教师。

读者可以通过作者充满感情的文字,感受到老一辈教育工作者为人民的教育事业所付出的心血,在艰难环境中,他们永远憧憬着的理想和希望。

猪棚里的老师

1966年冬。

大字报的碎片在阴霾的天空下狂飞乱舞。

市郊三官堂。青年中学畜牧场的破门板上,被狂热者用浓重的墨汁涂上了触目惊心的“魔窟”两字。

环顾四周无人,我提着心推门进去,里面光线昏暗,一群大白猪齐刷刷趴在猪栏上龇牙咧嘴,迎着一个提一桶猪食过来的人“嗷嗷”叫唤。

背影亲切而熟悉,他正是我要找的人。可他佝偻着的腰背让我酸楚——印象中的他一直瘦长却是挺拔的啊!

眼睛模糊中出现叠影:挺拔在市工人俱乐部讲台,激情充沛,绘声绘色给工人同志讲革命故事;挺拔在课堂里为学生细致透彻、旁征博引传道授业;挺拔在“五四”青年节市中学生汇报演出的幕后,为我们演出用竹板击出节拍;就是他手写的作业评语,一样是挺拔端庄的,成了我们临摹书法的红字帖。

可如今,他却被勒令来养猪卖苦力,只准许吃三分钱一顿的伙食!

荒唐的年月,是可以堂而皇之地把一个有尊严的人颠倒的——刷满青年中学大礼堂整面墙壁的大字报是:《蔡国黄反动的家学渊源——批判蔡竹屏的〈陆放翁诗词选〉》,这就理所当然地把蔡老师的血统划入了反动的“黑六类”另册。“有水平”把“陆放翁”写成“陆方红”的学校造反派,当然“有水平”把蔡老师关进猪舍劳动改造。

我看过蔡老师父亲蔡竹屏先生(笔名疾风)写于解放前夕的抗日回忆录《四明山上》(又名《流亡三年记》),这位当年率领余姚军民英勇抗敌的爱国县长大概不会想到,他的渊博学问竟然会祸及子孙。

贪婪的群猪在喂猪人手下的响亮嚼食声,让我从长久的发呆中回到了现实。

“蔡老师,北京已经在批驳反动‘血统论\\’了。我为您搞来了外出串联证明,赶快逃出这个鬼地方吧!”我上前一把攥住蔡老师沾满糠糊的手,决意要拉他逃出魔窟。

“走?这些猪咋办?”他竟显出无奈的神情,缓缓抽出手按部就班地侍弄他要做的事,口中还念念有词,“那头与邱隘良种场伦达累斯瘦猪交配过的母猪就要临产,到时候谁来接生?”

我一跺脚,急得要掉泪。一个肚子里装有学问的人,难道他的人生价值就只能体现在这里?我把目光瞥向木板床旁那本厚厚的养猪日记和墙上挂着的猪的档案卡。

他似乎察觉到了我的思绪,慢条斯理地说:“等会儿再商量吧,先让我喂饱它们。”

突然,他用手捂住胃部,身子佝偻起来。我知道他的胃病又犯了,就急忙替他在草铺下找来了药片……

怎么举报365棋牌代理客服电话我清晰地记得,三年饥荒时期,也是这么寒冷的一个冬夜,那时我们的学校还在宝幢。为了寻找一个突然出走的学生,蔡老师骑车赶了几十里路,在回返的途中,猝然昏倒在育王岭上。一院外科的尤大朴医师也许还记得,当时他切开蔡老师的腹壁,掏出来的是一串薄如蜡纸的穿孔肠子,充塞在里面的全是些菜糊和米糠!同学们心里内疚,蔡老师平时把从自己定量中抠下来的粮食,悄悄塞给了“大肚子”同学;在受惠者中,多数是贫下中农子弟。谁能料到,对学生怀有深厚感情的蔡老师,如今却被当做“牛鬼蛇神”关押在猪棚里……

上一页 

此新闻共有3页

编辑:陈巍

返回顶部】 【打印本稿】 【关闭本页